·网站首页 ·贵州手机报 ·投稿 ·96677 ·新闻排行 ·繁体 ·RSS ·ENGLISH ·日本語
关键词:
多彩播报  新闻  评论  专题  策划  宽频  名博  社区  权威发布  社情民意  文化  教育  旅游  公益  健康  娱乐  图片  企业  工业  电商  黔茶  金融  汽车  国内国际
您当前的位置 : 贵州商报 > 要闻  
“嫁给”飞机的男人
2016-11-19 12:45 来源: 贵州商报 作者:刘丹 潘先万 编辑:秦美虹
贵州手机报 | 新闻客户端  | 新闻热线:96667 | 投稿

  “嫁给”飞机的男人

  他叫杨亚荣,贵阳人,已安全飞行38年累计2万余个小时,25年前的11月12日,他是贵航(现今的南航贵州公司)首飞执飞机长之一。

  11月12日,飞机落地后,杨亚荣竖起大拇指

  11月12日15点50分,贵阳的云很低。

  龙洞堡机场下着小雨,CZ3688航班从云雾冲下。落地的刹那,机轮在跑道上高速滑跑,轰鸣声中,飞机逐渐减速,直到稳稳停下。

  杨亚荣竖起大拇指,笑容灿烂。

  这是一次里程碑式的飞行。

  1991年11月12日,贵州航空有限公司首航贵阳直飞桂林,杨亚荣是执飞机长之一。

  转眼,25年!

  也就在这一天,记者跟随杨亚荣,记录了他的一天是怎样“飞”过的。

  机长和副驾驶同餐不同食以防两个人同时闹肚子

  清晨5点55分。

  在南航贵州公司新出勤楼食堂,记者见到杨亚荣,他是贵航众多副驾驶尊重的“大牛”,空姐眼里的“男神”。

  这位54岁的大叔正在吃早餐,见到我们,张罗着一块儿吃。

  波音737的机长、教员、本场教员、检查员,列任飞行副大队长、航空部副经理、飞行部副经理、运安部经理、公司值班经理,拥有如此多头衔的杨亚荣并不搞特殊化,他和其他同事一样在食堂吃自助早餐。食堂里很安静,飞早班的机组成员默默进餐,偶有说话都是轻声细语,但见到杨亚荣,都会特地过来打招呼:“机长,早!”

  一声“早”拉开了一天的序幕。

  杨亚荣要了一份肉末面、一碗白粥、两个小糕点和一杯豆浆。

  民航局有规定,机长和副驾驶执行飞行任务前和飞行中必须“同餐不同食”,也就是说,如果机长是吃鸡肉米饭,副驾驶就要吃鱼肉面条。饮食这么苛刻,就是要保证飞行安全万无一失,不能让两个人同时闹肚子。

  吃完,将餐盘放到回收处,提着飞行箱起身。

  飞行箱,我很好奇。

  杨亚荣大方打开,“给你看。”

  箱子里有飞机驾照、飞行经历记录本、航空人员体检合格证、EFB(电子飞行包)通信耳机、飞行眼镜、反光背心和水杯。飞行员“行走江湖”所带物品并非仅凭个人爱好,而是民航局有着明确的规定,缺一样都不行。

  国际航班,还需要带上护照等证件。

  飞行经历记录本记录着到目前,杨亚荣已安全飞行38年、累计飞行2万余个小时。

  什么概念?相当于翱翔天际、与白云星辰相伴不落地三年有余。

  可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当兵。

  1979年,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(当年称‘解放军第十四航空学校’)来贵阳招飞,因为觉得空军学院距离梦想很近,少年杨亚荣带着幻想和期待报了名,成为民航飞行学院第25期学员。

  “贵州只招60个人,最终去了59个,贵阳7中就有3个。”杨亚荣陷入记忆的长河,眸光温暖,脸上闪烁着骄傲。

  3年航校求学,磨砺出一位渴望翱翔于蓝天的雄鹰。

  1982年,杨亚荣毕业后分配到中国民航第十航空飞行大队(河南南阳),开始了他的飞行职业生涯。因思念家乡,1988年申请调回贵州,1989年加入贵州航空有限公司(1998年公司重组更名为南航贵州公司)。

  吹气测酒精,“连酒酿小丸子也不能吃”

  6点15分,天还没亮。

  杨亚荣当天的首趟航班(CZ3681贵阳-北京)起飞时间还有1个小时25分钟。

  在公司运行控制中心签到后,开始进行航前准备工作。他径直走向酒精检测仪,对着吹管吹气,数值立刻显示出来为0,合格,可以飞行。

  “避免酒驾。”

  他语气轻松:“连酒酿小丸子也不能吃。”

  按照规定,起飞前10小时,不能饮酒或含酒精的饮料,飞行员一般都很自律,有早班航班,飞行前一天晚饭就不能饮酒。如果查出酒精含量超标,将按相关规定进行处罚、暂停飞行,情况严重将吊销执照。

  紧接着,杨亚荣开始检查飞行资料,提前了解飞机状态、核对飞行任务书和机组人员、签署放行单、进入飞行机组准备室完成网上电子检查单,随后打开卫星云图,与两位副驾驶进行航前协作。

  “天气怎么样?”刚才还略有笑意的脸,此刻严肃。

  “根据预测,此趟航班颠簸指数6至8,预计起飞时有轻度颠簸,50分钟后升至中度,1.2小时后颠簸指数降低。”年轻的副驾驶回答。

  气流生成是受各种天气、温度、湿度、地表温差、气压等因素影响。除了在雷雨云中遇到气流,即便晴空万里,有时也会狭路相逢。当气流出现湍流时,飞机就会颠簸,产生上升下降。

  “那会出现紧急情况吗?”记者问道。

  “现在的飞机设计很好,抗(释)颠簸能力强,不会把飞机抖散架。”他打趣说。

  “电影《零距离追击》中有一个情节,飞机发动机坏了被迫着陆,在真实的飞行过程中,发动机坏了怎么办?”记者追问。

  “波音737系列搭载有两台涡轮风扇式发动机,具有很高的安全系数,如果一台发动机故障,另外一台也能提供足够的推力保证飞机正常起降,这样的情况发生,机组会采取措施,并联系最近的机场备降,保证乘客的安全。”杨亚荣笑着说,38年来,他还没有遇到过惊心动魄的时刻。

  语气里的云淡风轻,是智慧的沉淀,也是经验的累积。

  驾驶舱,监控上百个电门

  6点25分,杨亚荣和乘务组开始航前协作。

  之后过安检、绕机检查、加油。

  6点50分,上机,开始飞行前准备。

  这是一架波音737-800。

  记者走进驾驶舱,第一感受就是“小”,最多容纳4个人,多一个都“转不开身”。座椅除了机长和副驾驶,后面还能坐两个人。

  从面前到头顶,记者见到上百个电门按钮和有着不同功能的仪表盘,而每个按钮、每个电门、每个跳开关都有它一一对应的功能,精准到每个区域。所以哪个地方出问题,就会在驾驶舱的相应设备上有响应,这样便于飞行员及时判断故障做出相应的处理,驾驶舱的空间狭小,每一处空间都得到了最大化的利用。

  杨亚荣正在对各个系统进行检查,确认系统工作正常,接着旅客开始登机,机组收取舱单,开始计算飞机重量。这架飞机起飞的承受最大重量是79吨,算上143个乘客的重量全部加起来为70.3吨。“在合适范围内。”他说。

  一旁的副驾驶在飞行计算机上进行飞行计划的输入,包括航路、起飞离场程序、目的地机场进场程序等。

  一切就绪,进入固定的飞行流程。飞机推出,加油门滑行至跑道尽头,得到指令、起飞。

  自动驾驶不等于什么都不管

  7点50分,飞机穿破云层,直插云霄,航行于云海之上,穹顶之下。

  此刻,太阳冒出,霞光万丈。

  起飞5分钟后,飞机接通成自动驾驶模式,按照此前设定好的航路飞行。虽然是自动驾驶,但并不意味着飞行员就能休息,他们必须随时监控发动机参数、燃油、液压装置、供电系统、引气控制系统、供氧系统、导航系统,并通过无线电台,向相关管制部门报告高度、位置等。

  机上的乘客昏昏欲睡,杨亚荣和副驾驶的注意力则高度集中,他们要监控各种仪表,飞行速度、风向、风速及突发情况,虽然很枯燥,但却由不得半点分神。

  降落前8分钟,机长脱开自动驾驶,转换为人工操纵。

  “起飞3分钟、降落8分钟,在这关键的11分钟内,如果出现突发情况,就要靠机长的技能和专业知识来判断和处置。”杨亚荣说,这11分钟是最容易发生事故的时段,因此也被称为关键11分钟。

  10点40分,飞机降落首都机场。

  降落后就能休息?NO!1个小时后返航

  飞机降落,机组成员就可以休息了?

  错,这才是最忙碌的时候。

  因为同一趟航班要在12点钟起航,从北京飞回贵阳。在这短短1个小时20分钟里,乘务组要上餐、打扫卫生,机长和副驾驶要重新输入航线资料、检查飞机、加油等。

  时间紧张,所有人都像打仗一样,工作在有条不紊中推进。

  11点40,乘客登机完毕,等待指令起飞。

  1991年11月12日,贵航首航“贵阳-桂林”,机长就是杨亚荣。

  25年的安全飞行,在万米高空上,机组成员特地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会,杨亚荣发表了一小段感言:“25年前的今天,我驾驶运七飞机执行贵州航空公司的首航任务,本人1985年成为机长,已经飞行2万余个小时。今天,能够和各位旅客一起见证贵航安全飞行25周年,十分荣幸,我们全体机组成员将不忘初心,永远做到安全第一。”

  一席肺腑之言,赢来掌声阵阵。

  15点50分,飞机飞到贵阳龙洞堡机场上空。

  表面酷,其实苦

  回到家中,已经是18:00。

  “国家民航法规定,飞行员一年最多飞行时间为1000小时,平均下来,飞行员一天最多要飞9个小时,所以说,想找飞行员当男朋友、老公要想清楚,别总觉得飞行员很酷,那都是表面风光,实际上很苦的。”他打趣道,因为飞行时注意力高度集中,“不知杀死多少脑细胞”,回到家基本倒头就睡,睡醒提包就走,家务事无暇顾及。

  因此,在民航系统,“双飞”夫妻组合较少,“总是有一方妥协,不然两口子一年到头都见不了几面,容易产生隔阂和矛盾。”而他的夫人,则是一名教师。

  “闲暇时间怎么安排?”

  杨亚荣说,偶尔和朋友聚餐,或者陪陪家人,但大部分时间是不断学习,提升自我“修为”。不管是机长、副驾驶、教员还是检查员,每年要到珠海飞2次模拟机,一次飞12个小时,提高技术操控能力。

  所以,忙,是所有飞行员大多时候的状态。

  但是,翱翔于天际的成就感、满足感,“却是其他任何一份工作不能比拟的。”杨亚荣表示:“从‘嫁给’飞机的那一刻起,就没想过转行,准备干到退休。”(记者:刘丹 潘先万 来源:贵州商报)

  

作者: 编辑:秦美虹  
返回首页
相关阅读

多彩贵州微信二维码

电商云微商城二维码

多彩贵州微博二维码

耕云贵州新闻客户端
 
 
新闻推荐
专题策划
【专题】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
【专题】生态贵州 绿色卫士
【专题】聚焦贵州各区县党代会
【专题】深改组1000天
【专题】全面深改看贵州
【专题】2016贵州雷山苗年节
【专题】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
【专题】易地扶贫搬迁的贵州样本
新闻排行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站简介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营业执照: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